三个软件可能要被整合到一起:WhatsApp、Instagram和Facebook Messenger

  • A+
所属分类:Instagram资讯

旧金山电 — 在 Facebook 受丑闻重创之际,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计划整合旗下社交网络的即时通讯服务 WhatsApp、Instagram 和 Facebook Messenger,加强自己对几个越来越庞大的部门的掌控。
四位参与其中的员工表示,这几大服务将继续作为独立 app 运营,但基础技术架构将得到整合。也就是说,全球最大的三个通讯网络平台将整合到一起,平台上超过 26 亿用户将有望首次进行跨平台交流。
扎克伯格此举一方面可能会重新定义几十亿人使用这些应用程序互相联系的方式,另一方面也将加强 Facebook 对用户的控制,引发反垄断、隐私与安全问题。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扎克伯格意图向他曾发誓要让其独立的部门施加权威。
这一计划目前正处于启动初期,公司希望在今年年底或 2020 年初完成计划。为此,数千 Facebook 员工需要从根本上重新配置 WhatsApp、Instagram 和 Facebook Messenger 的功能。透露消息的员工均要求匿名,因为此事目前仍属机密。
爆料人称,扎克伯格还要求这些应用程序都采取 端到端加密 ,保护对话信息不被聊天人以外的任何人知晓。

Facebook 在声明中表示,公司希望“尽可能创造最棒的通讯体验,大家都希望通讯是快捷、简单、可靠又私密的”。声明还表示:“我们正努力让更多我们的通讯产品实现端到端加密,同时我们也在想方设法让用户更轻松地通过网络联系朋友与家人。”
扎克伯格希望通过连通几大应用程序的基础架构,增加 Facebook 的实用性,保持用户对于公司生态系统的高度参与,进而减少人们使用苹果、Google 等 Facebook 竞争对手即时通讯服务的欲望。爆料人称,如果用户能更频繁地使用 Facebook 系 app,公司或许还能增加广告业务或增添新的盈利服务。
在此之前,Facebook 的核心社交网络经历了两年的审查,还一直因为 放任干预选举的行为 和虚假信息的散布而受到批评。这和其他一些问题拖累了 Facebook 的增长, 损害了公司声誉 ,引起了世界各地立法者和监管者的愤怒。扎克伯格曾一再为这些问题致歉,并 发誓要解决问题 。
整合 Facebook 系应用程序的做法与扎克伯格此前对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立场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WhatsApp 和 Instagram 都是 Facebook 收购的独立公司。收购之时,扎克伯格曾向两家公司承诺,他们将从新的母公司获得相当大的自主权。(Facebook Messenger 是公司内部自主开发的一项服务,于 2014 年脱离 Facebook 主应用。)
其中一位爆料人称,WhatsApp 和 Instagram 自那以后有了极大的增长,促使扎克伯格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爆料人还说,现在扎克伯格认为,更紧密地整合这些服务能让它们变得更有用,从长期来看将有利于整个 Facebook 系“应用家族”。扎克伯格在几个月前就提出了这个想法,并且接近 2018 年底的时候他就开始向员工大力宣扬推广了。
此举引发了 Facebook 内部的矛盾冲突。去年秋天,扎克伯格开始介入更多事务后,Instagram 的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 突然离开了公司 。WhatsApp 的创始人简·库姆(Jan Koum)和布莱恩·艾克顿(Brian Acton) 也因为类似的理由离职了 。据四位参与其中或有所了解的知情人士称,最近 WhatsApp 有几十位员工在内部留言板与去年 12 月一场有争议的员工会议上,就整合计划与扎克伯格发生了冲突。
整合计划带来了隐私问题:用户数据会如何在不同服务之间共享?WhatsApp 目前只需要新用户提供电话号码即可注册,但 Facebook 和 Facebook Messenger 都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将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用户与他们在 WhatsApp 上的账号打通,可能会让喜欢分开使用各个 app 的人心生犹疑。
Facebook 在声明中表示:“正如你们所料,在我们开始启动这一漫长的工作,研究如何实现整合的所有细节时,出现了许多讨论与争议的声音。”
美国电子隐私资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主席兼执行理事马克·罗滕伯格(Marc Rotenberg)周五指出,这一变化“会给互联网用户带来一个可怕的结果”。他敦促 美国实质上的隐私监管机构 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现在就行动起来,保护隐私与竞争”。
加州民主党人、众议员罗·康纳(Ro Khanna)以反垄断为由批评了这一改变。
“这就是为什么当初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和 WhatsApp 的时候应该受到更严格的审查。现在看来,那两起收购俨然是横向兼并,应该触发反垄断审查,” 他在 Twitter 上发文称 ,“想象一下吧,如果 Facebook 不得不与 Instagram、WhatsApp 竞争,现在这世界将会有多不一样。”
许多其他国家的居民常常只依赖一到两个文本即时通讯服务。中国流行的是腾讯开发的 微信 ,南美则偏爱使用 WhatsApp。而在美国,不同人对于这类服务的选择存在更多的不同,比如 SMS 短信服务、苹果的 iMessage 和几个 Google 聊天应用程序都有不少用户使用。
对于 Facebook 而言,此举也为 Instagram 和 WhatsApp 营收提供了渠道。目前 WhatsApp 收入微薄,Instagram 虽然本身有广告收入但它的即时通讯服务却没有。两位参与其中的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眼下还没有如何从整合这些服务中获利的具体计划。不过他们说,参与度更高的用户可能会带来新的广告形式或其他 Facebook 可以收费的服务。
Facebook Marketplace 就有潜在的商机。它是一个类似于美国 Craigslist 分类广告网站的免费服务,人们可以在上面买卖物品。它在东南亚和美国以外的其他市场相当受欢迎。
如果几款应用程序都互相打通,东南亚的 Facebook Marketplace 买家和卖家就可以用 WhatsApp 沟通了——那里的居民喜欢用 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 或其他非 Facebook 系的文本即时通讯服务相较之下不那么受欢迎。其中一位爆料人称,这最终可能产生新的广告机会或盈利服务。
一些 Facebook 员工表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整合这些即时通讯服务的想法这么吸引扎克伯格。有些人说,这和扎克伯格过去发出的独立承诺有所矛盾。2014 年,Facebook 以 190 亿美元收购 WhatsApp 时,库姆曾 公开探讨过用户隐私的问题 ,并表示:“如果与 Facebook 合作我们就得改变自身的价值观,我们就不会那么做了。”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上月 WhatsApp 一次员工月度会议上,一个事实变得明朗起来:2019 年扎克伯格的指令将被放在首要位置。这位知情人士也参与了那次会议。另两位知情人士表示,WhatsApp 的一位员工随后分析了整合计划在美国能为 Facebook 带来多少潜在新用户,结果显示数量较少。
三位爆料人称,为缓解担忧,扎克伯格几天后与 WhatsApp 的员工召开了一次后续会议。12 月 7 日,员工围在 WhatsApp 办公室的话筒旁,问他为什么要投入整合这些服务。有人说,他的回答是在含糊不清地打太极。爆料人称,由于扎克伯格的计划,WhatsApp 已有几位员工离职或计划离职。
整合 WhatsApp、Instagram 和 Facebook Messenger 的技术架构在技术上很有挑战性。不同于 Facebook Messenger 和 Instagram,WhatsApp 不会储存信息,而且只会保留最少的用户数据。而且,它也是目前几项服务里唯一默认使用端到端加密的服务。
长期以来,加密即时通讯一直受到提倡保护隐私者的支持。他们担心,政府或黑客可能会获取人们的个人信息。但是,加密即时通讯也会给 Facebook 带来其他问题,尤其是在发现并制止非法活动及虚假信息传播的方面。
去年巴西总统大选前,研究人员在追踪 WhatsApp 上的虚假信息时遇到了困难 ,最后才找到了解决办法。最近,为了减少虚假内容的传播,WhatsApp 限制了单条信息在其服务平台上的转发次数。

weinxin
客服微信:fensi115
微博推广,抖音短视频推广,Facebook专页粉丝推广,Instagram粉丝推广
avatar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