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大战:B站压制YouTube、字节陷风口浪尖

  • A+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另镜,作者|刘雨婷,编辑|陈彦旭

当内娱一片寂静时,虚拟偶像开始登上热搜。

5月6日晚,海外虚拟主播Vox Akuma在B站进行了中国直播首秀,在不到两个小时的全英文直播中,有近4万人付费,营收达到了111万元,这让Vox Akuma迅速成为网络热门话题。

出道仅五个月就在全球爆火、两小时创下破百万的营收,Vox的出现再度印证了虚拟主播行业是一片蓝海。Vox所属的彩虹社凭借旗下150名虚拟主播,近三个季度营收达101亿日元,净利润31.32亿日元,并预计6月8日在日本正式上市。在其招股书上,B站位列第三大股东。

彩虹社的成功,极大激励了国内的公司。虚拟偶像这块尚未被瓜分的蛋糕,B站和字节跳动都垂涎三尺。

16日,B站正式推出虚拟主播直播分区,在虚拟偶像直播领域,B站正逐渐形成对YouTube的压制。而近日,朝夕光年与乐华娱乐联合推出的A-SOUL发生中之人解约事件,拥有200万粉丝的虚拟偶像珈乐宣布休眠停播,字节跳动陷入舆论风波。

B站后来居上:虚拟偶像直播压制海外YouTube

Youtube是绝大多数外国虚拟UP主和事务所活跃的主要平台,是VTuber(虚拟主播Virtual YouTuber)这一概念的发源地。Vox Akuma,是日本彩虹社推出的第一批男性Vtuber,于2021年12月正式出道,短短五个月就成为了活跃在Youtube平台的头部虚拟偶像主播。

据Playboard数据,在2022年4月YouTuber Superchat收益总榜中,Vox Akuma登上榜首,断层领先。在4月,Vox仅凭借直播聊天(Super Chat)中的打赏,就收获了16.3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1万元,这尚未包括其通过粉丝会员获得的收益。

 

相较于刚刚起步的国内虚拟主播行业,日本的彩虹社已先探索出了道路。在2022年4月YouTuber SC收益总榜中,Top 15的虚拟偶像主播被彩虹社和Hololive两家日本公司统统包揽,其中排名前四名皆为彩虹社旗下男性VTuber。值得注意的是,位列第一、第二名的虚拟偶像均来自于彩虹社于去年12月推出的Luxiem男团。

新虚拟偶像的火热带动了彩虹社整体数据的增长。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5月的长达半年间,Youtuber每月SC收益总榜前10中有至少7人来自Hololive,且每月前三都来自Hololive。但进入2022年之后,彩虹社愈战愈勇,到今年3月时,在前15总榜单上直接超越了传统强势的Hololive。

乘胜追击的彩虹社在今年4月28日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并被批准,预计6月8日正式上市。目前,彩虹社旗下拥有近150位不同类型的VTuber虚拟偶像,YouTube频道粉丝合计超4600万人,去年一年的播放量近30亿。其凭借着旗下150名虚拟主播,彩虹社近三个季度的营收已达10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净利润31.3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65亿元)。

而值得注意的是,B站正是彩虹社招股说明书中的第三大股东,持股7.34%。实际上,B站作为国内虚拟主播行业的先行者,很早就布局虚拟直播领域。在Vox Akuma此次直播之前,B站和彩虹社就已有很多合作布局。

2018年1月,彩虹社开始招募主播,2019年3月,彩虹社就宣布进驻B站,并确定了首批进驻的四名成员。2019年4月19日,B站和彩虹社合作的VirtuaReal项目也宣布企划开始,主要孵化并运营虚拟主播,现在B站人气虚拟主播泠鸢yousa、菜菜子、hanser等就归属于该企划成员。

2022年2月16日,B站正式推出虚拟主播直播分区,并在直播娱乐分区增加了虚拟主播子标签,up主可以选择在虚拟直播专栏开直播,为独立的虚拟主播提供直播平台。有媒体统计,目前平台虚拟主播人数已超过3万。

B站作为国内最早设立虚拟主播分区的直播平台,已成为当前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直播平台。背靠着国内新兴的虚拟主播市场,B站已在虚拟偶像直播领域奠定其地位,这也是海外虚拟偶像会选择前来B站进行直播的原因。

在虚拟偶像直播领域,B站正逐渐形成对YouTube市场的压制。5月6日,Vox在B站的直播互动人数达到54019人,期间B站粉丝数从20多万陆续增长至70多万,营收达到了111.81万人民币。短短1.7个小时,Vox在B站营收就已经与其在Youtube一个月的直播打赏收益持平。

而根据虚拟主播数据网站darkflame公布数据,今年4月国内虚拟主播Top 15总营收为720.23万元,而同期海外VTuber Top 15营收为99.5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76.53万元),低于B站Top 15虚拟主播的营收。

 

除直播收益外,B站的压制更愈发地体现在位居前列的主播数量上。综合海内外虚拟主播直播营收排名来看,在前5、前10、前20收益排名中B站主播的数目均超过了Youtube主播的数量。

02 字节跳动陷纷争:中之人提前14个月解约

如果说B站将更多力量放在虚拟偶像的直播运营中,那字节跳动瞄准的就是造星——打造中国的虚拟偶像。

2019年初,虚拟主播开始在B站出现,并在随后的一年时间中快速扩张队伍。2020年11月,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共同打造的虚拟主播偶像女团A-SOUL的出道正式宣告了国产虚拟主播开始艺人化、偶像化培育,由向晚、贝拉、珈乐、嘉然、乃琳五位虚拟偶像组成的女团进入大众视野。

字节跳动推出虚拟偶像女团彰显了其更大的业务野心。从彩虹社的营收结构中可以看出,虚拟偶像的直播收入只是营收的一部分,更多营收来自于围绕偶像IP的产生的商务内容销售收入,如IP衍生开发收入,包括专辑、录音等数字商品,服装、杂货、海报、徽章等常见周边商品,以及举办VTuber的音乐演出等商务演出活动收入。

 

一个成功的虚拟偶像能够带来的收入不亚于一个真人偶像,这是彩虹社和B站共同印证出的道理。而对于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来说,虚拟偶像还有一个好处:作为一个虚拟人,他/她不会因为个人品德等原因塌房。

2020年11月23日,A-SOUL在B站的官方账号发布了首条宣传PV,片尾放映出了四个大字——永不塌房。

经过一年多的运营,A-SOUL已经成为国内虚拟偶像的成功案例,全网粉丝超过两千万,五名成员在B站拥有5000多的粉丝打赏成为舰长,仅此一项就创造了每月超100万的营收。其中,珈乐全网粉丝超200万,曾在B站收获近两万舰长粉丝,获得2021直播年度最强舰队称号。

虚拟偶像事业蒸蒸日上,但在2022年5月10日下午,A-SOUL官方账号突然宣布,因学业及身体原因,旗下成员珈乐将从当周起进入直播休眠,终止日常直播和绝大部分偶像活动。

实际上,休眠公布前,各个论坛和粉丝群里便流传着知情人关于珈乐退出的爆料,论坛内也有人爆料称A-SOUL成员中之人的薪水是底薪7000+直播抽成1%。随后,众多粉丝群体在微博抵制字节跳动、抗议朝夕光年压榨女团成员,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话题已经累积获得近4亿次阅读。

影评人汪海林谈及此事时说:发布A-SOUL这个项目的时候,某公司老板说这是一个新的尝试,说它有几个优点:虚拟形象不会谈恋爱、可以24小时加班、它会永远爱老板、它不会塌房。结果今天从这个事儿看,它除了24小时加班以外,其他几点都没有做到。

A-SOUL还是塌房了,但这一次并不是因偶像失格,而是因为其背后的公司形象塌房了。

5月14日,A-SOUL官方账号再度发出公告回应,称成员的月薪资情况为固定收入+奖金+抽成10%,并称并不存在霸凌、压榨等情况。同时,此公告透露,珈乐的休眠意味着与演员提前14个月解约,并因解约变动,无法按照原定计划举办520珈乐休眠演唱会。中之人与公司之间沸沸扬扬的撕扯,给字节跳动虚拟偶像业务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回顾彩虹社成功的原因,在于初期用亚文化引起小部分人共鸣,吸引深度粉丝,引起圈子内话题;后期彩虹模式吸引主流观众,并辅以cp捆绑、多人企划、线下联动等方式将主流观众留在彩虹社圈子内。一个主播带动多个,互相绑定共享粉丝,在短时间内形成粉丝圈,在低门槛的同时建立了高封闭性的讨论社区。在此情况下,彩虹社打造了一次2-4人、近乎一月一次的出道频率,搭建了150人的VTuber团队,并能迅速的推红新一代虚拟偶像。

但对目前国内的虚拟偶像业务来说,一方面还难以打造如此高粘度的粉丝群。乐华娱乐曾在2021年12月推出了虚拟男团量子少年,但却反响平平,热度完全追不上前辈A-SOUL。与此同时,彩虹社在同期推出的虚拟男团Luxiem却迅速在YouTube平台登顶。

另一方面,国内的虚拟偶像业态还尚未成熟,在谈论起虚拟主播时,外形、动捕技术时常被提及,而内容和中之人特点或能力,也是需要关注的领域。

当粉丝们解释为什么会喜欢Vox Akuma时,皮套好看、声音好听都是很大的原因,但最主要的是他在直播里给人的感觉,包括互动、谈吐、价值观和体现出的教养。这正是中之人赋予虚拟偶像的特点和价值,这才是真正让粉丝产生粘性的部分。虚拟主播的人设或许是虚构的,但背后的中之人却是真实存在的。

A-SOUL的跌落神坛或许会带给新团体机会,但下一个团体仍会面临相似的情况。如何打造虚拟偶像,这仍是个需要探索的问题。

weinxin
客服微信:fansfaster
YouTube推广,Facebook专页粉丝推广,Instagram粉丝推广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